好吃佬

2019-07-13 15:26:25 来源: 十堰信息港

好吃佬,湖北方言,是对湖北人好吃会喝的人一种称呼,网络语:吃货。一年一度的大吃大喝季节又要来到了,家家户户又开始了杀猪宰羊。准备年度大年欢。

我生于上个世纪70年代,在那个年代吃不饱穿不暖,根本谈不上吃饱吃好。小时候,看到什么念头就是:这东西能吃吗?从我记事起开始分田到户,那时候家里穷,家大口渴,一切都是要靠自己,我印象深的就是家里养的猪多,养的母猪又肥又壮,奶奶说那是我们家的盐罐子钱,就指望它们下些猪仔,换些钱,买油买盐补贴家用。而爷爷总是出其不意的想些办法把它们伺候的肥肥胖胖的,记得有一回爷爷用钎担挑(tiǎo)回来一条两三米长的大蟒蛇,我吓得半死。奶奶利落的去掉蛇皮,收拾干净,用大锅一炒一焖,当我屁颠屁颠跟着奶奶端着那物喂给猪吃,看到猪吃的香滋滋的,那时我的理想就是下辈子一定变头猪,不愁吃不愁喝的。

而让我至今念念不忘的依然是我家厨房灶口用草灰焖熟的乌龟,那时候这玩意儿到处都是,每到春暖花开的时候,只要爷爷到地里犁地,回来时手里总是满满一篓子乌龟,奶奶用草绳把那物捆扎地严严实实的,防止它逃跑,就顺手丢在灶门口,用热草灰蒙住,要不了一会,就闻到满屋子的香味。有几次,我偷偷的溜进厨房,把那东西偷出来,一顿狼吞虎咽,那香味,那滋味,至今回味无穷。结果却是招来奶奶的一顿痛骂:苕东西,那是给猪吃的,你晓得猪为嘛苕啵?就是吃这爬爬子吃苕的。我只当耳边风,继续偷吃,奶奶无法,又糊弄我:乖孙子,不要吃这玩意儿了,给猪吃,等猪喂肥了,卖钱了,给你买糖吃买新衣服穿。我还是不理她,奶奶只得搬救兵,而一向沉默寡言的爷爷我是惧怕的了,只得秧着脑袋,息兵作罢。

那时候的我总是想方设法的偷吃偷喝,总是觉得吃不饱。一到放暑假,门口堰塘的荷花开得正艳莲藕长得圆润,天气一热,我们一个一个扑哧扑哧的跳进水里,狗爬式,摘莲蓬,抽藕尖,挖莲藕,边戏水边吃,也不管干不干净。秋季,屋前屋后野果子成熟的时候,只要一放学回家,把书包往家里一扔,飞奔,溜上树,睡在树丫上,囫囵吞枣,因为那些果子都是我记得的,做了记号的,什么时候开花,什么时候结果,什么时候成熟,还得提防弟弟妹妹们提前下手。随时都在用大脑记录着,比老师交代的作业都印象深刻。那也是我惬意的事儿,因为那时爷爷奶奶是不管我的,只是苦了那些果树,树上总是被我们溜得锃光发亮。不过,爽了一下午,紧接着痛苦的事是每天的家庭作业只得掌灯熬夜。

提起次进餐馆,那也是我记忆深刻的,下学了,不读书了,由于读书的时候没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混到初中毕业,死活不读了,爷爷奶奶骂,叔叔姑姑打,就是一条恒心:不读了。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无赖像,一副不到长城非好汉的壮举神情。一向疼我的叔叔把我无可奈何,恨铁不成钢,咬着牙问我,那你想干嘛去?我理直气壮地说,跟你学开车。叔叔看我也就是不成器的活路,只得认命。那时候的我年轻气盛,一幅牛皮哄哄的样子,老子天下,看到同学们一个个继续读书深造,而我开着东风牌大货在马路上飞奔,还恬不知耻的笑他们,读个么屁破书哟,还不如老子自在。

叔看我学的生龙活虎,热火朝天,也就顺其自然,有时候看我干得辛苦了,心疼了,心情一乐,朝我吼道:今儿搞的遭业吧?走,接你搓一顿去。我呵呵一笑,又是屁颠屁颠跟着上餐馆。记得次上餐馆,叔点了一份鸡火锅,那是次接触到火锅,不知道那是什么玩意儿,只是新奇,只是诧异,只是束手束脚,看到叔把那碟儿碗儿勺儿用火锅里酒精消毒,我一脸茫然,看着那燃着的蓝色火焰,我手足无措,竟然不晓得那是在给餐具消毒。现在想来,自己都觉得好笑。而那一顿晚餐,就我们爷儿俩,我不知道叔吃了多少,反正我只记得我面前的残渣败物堆成了山,夸张的说,以至于看不到坐在对面的叔了。

也正是那些年,我的身体也突飞猛进,撑撑的长肉,猛吃猛喝,海吃海喝,依稀记得有几回遇到刚毕业分手不久的同学,他们居然不认识我了。

而生平狼狈尴尬的一回是次去丈母娘家,那是我这一辈子都不能忘怀的,那场面,那气氛,让我坐立不安,如坐针毡,让我诚惶诚恐,吃不敢吃,喝不敢喝,满桌的大鱼大肉,不敢伸筷,胃里饿的咕咕叫,桌上的菜瞅都不敢瞅,只是苦了自家面前的那盘菜,我也只敢动它,饭到嘴里,挪来挪去,不敢张嘴,怕出声,怕吧唧响声,可平时没学会细嚼慢咽,关键时刻怎能学得会?狼狈不堪,可怜之极。只记得那一天,两眼饿的发绿,两腿发软,只敢老老实实的坐在那儿一动不动,不过,弄巧成拙,在老丈人那儿落得口碑是:这娃儿还可以,蛮老实。晚上回到家里,连泡了两碗快餐面,才安慰了哈我那可怜的胃。

尽管这些年不饿了,肚子里有些油水了,但是只要是一上餐桌,就有些迫不及待,生怕捞不到吃不够,狼吞虎咽,及其狼狈,也不管别人怎么看我,吃完了吃饱了就后悔。为什么我就不能好好的慢慢地吃饭呢?为什么就不能文雅一点呢?让人家免得老是说我没读过书,没得文化。我一直就羡慕有文化人的生活,干什么都是斯文,文雅,有条不紊。包括吃饭。而我总是学不会,食量大,会吃,一吃起来就奋不顾身,埋头苦干。也曾经自责过,忏悔过。也曾暗下决心下次吃饭的时候文雅一点,慢吃,少吃,吃的时候嘴巴不要响,眼睛不要恶,筷子不要到菜碗里乱夹,可是学着学着就忘了,忘得一干二净,忘得忘乎所以。现在我从餐桌上总结的经验是一个嘴馋的孩子,往往都是意志薄弱,自制力差的人。

单位里同事闲暇之余,闲聊谁谁谁会吃,的结果居然是我,我呵呵一笑,脑袋晃的叮当响,自嘲道,不,我可能排不上,前三甲可能有我。

现在正是年关将近,家家户户杀猪宰羊,准备热热乎乎的过一个祥和年,这也是让我心潮澎湃的时刻。杀猪,我不喜欢,猪汪狗叫的,甚至有点恐惧。我就喜欢吃那圆尾肉,热肉。那杀猪佬不等猪的原有体温冰凉,直接用屠刀在猪屁股上挖下一块热肉,厨房里的烧火师傅马上动刀动枪,该红烧的红烧,该煎炸的煎炸,该蒸的蒸,该煮的煮。那热肉吃起来香喷喷的,甜滋滋的,那滋味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前些日子,一同事说老家杀猪,邀我下班后回家“喝汤”,我欣喜若狂,驾起车就狂奔,一上桌就开吃,一直吃到桌上无人,不得不松开裤腰带,回家的时候头昏眼花,两眼冒星,头重脚轻,直接性的吃醉了。

我在网上看到这样一段笑话,总觉得好笑,可是又不敢发表,就怕别人误会,怕人家说我讲的不是别人,是我自己,憋在肚子里都快发霉了。说:有一吃货到一主人家做客,遇到另一熟客,于是上前与人打招呼,说某某某时间地点我们曾经在一起吃过饭。另一熟客纳闷了:兄弟,我们好像不认识啊,我们什么时候在一起吃过饭吗?真是不记得了,怪哥哥眼拙,记性差,哥哥给你赔礼道歉,今儿个酒桌上一定好好喝上几杯,加深记忆。到了酒桌上,那吃货一上桌,就奋不顾身,埋头苦干,狼吞虎咽,一言不发。那熟客恍然大悟,连连道歉,兄弟,兄弟,我记起你来了,真是抱歉,当时我真是没记住兄弟的面容,真是抱歉。

呵呵呵...

吃货的思路是什么?好吃你就多吃点,不好吃多少也得吃点。前几天,在网上看到霸气的一句话:我就胖了,就爱吃肉怎么了?老子花了几千万年爬上食物链顶端,不是为了吃蔬菜的!我顿觉豪情万丈,大有相见恨晚之意。

中国是具有五千年历史的文明古国,它的饮食文化与烹调技艺是它的文明史的一部分,是中国灿烂文化的结晶,中国博大精深的“食文化”包括的八大菜系川、粤、苏、湘、闽、徽、浙、鲁等。 烹调的操作方法就有:烧、炸、烤、烩、熘、敦、爆、煸、熏、卤、煎、氽、贴、蒸等近百种。对美食的种种追求和讲究,代表了我们对生活的热爱。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吃货光荣!

哈尔滨好的治男科专科研究院
昆明的治癫痫病专科医院
哪家的医院治羊角疯病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