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追求主流用户根本不在乎的功能2019iyiou

2019-05-14 19:34:16 来源: 十堰信息港

大多数公司都会在听取专家型用户的意见上花费很多时间这些用户都是使用他们产品或服务时间长的因为跟这些用户会有很多共同语言。专家型用户都是技术狂热者,他们能够畅所欲言,对如何改进当前产品固执己见。

然而,专家并不是典型用户,他们的判断会出现偏差。他们不会体验到主流用户遇到的问题。

他们追求主流用户根本不在乎的功能。

iPod发布的时候,Slashdot(一个由专家及技术发烧友运营的博客)上就有人说:不能无线上,内存比Nomad还少。没什么意思。

另一个人也评论说:我觉得iPod不会很好卖。还有人说:总之,作为一名苹果的粉丝,我只能说太失望了!

更有甚者,另一个技术发烧友博客MacRumors上有评论说:真是太难以置信了!这么个破玩艺儿值得如此造势宣传吗,不就是一个MP3播放器吗?

苹果的专家型用户都希望看到会飞的汽车。但苹果的主流用户却只想要一个能用的MP3播放器。

诸如此类的事情我见得多了:极少数人在那里制造噪音,顽固地要求那些对典型用户而言太过复杂的功能。

你会发现,要想说服投资人(作为业内人士,当然也是专家)不去轻信专家型用户(跟投资人类似)的意见是很困难的。毕竟,你的用户都在你的产品上面投入了很多时间和金钱,而且,跟他们沟通起来没有任何障碍他们一看到你,三句话就能说到你的心眼里,一些专业词汇甚至比你都熟悉。况且,他们都是那么通情达理如果你让他们升级到版本,他们一点都不会犹豫。

可是,一旦先听了他们的意见,你的产品就会让主流用户感到太复杂,不好用。

截止到2010年1月,苹果公司已经卖出2.4亿台iPod,而不是会飞的汽车。

如果你的投资人想根据专家型用户的意见设计一款广受大众欢迎的产品,别忘了把这个故事讲给他们听。有时候,对专家型用户视而不见。为主流用户而设计

保持中立好像会更稳妥一些。与什么都苛求的发烧友相比,随意型用户倒是喜欢使用一些新奇的功能,只要把它们设计得稍微简单点就行。

大多数可用的设计都将这个用户群作为目标。有预订机票经验的人被请去测试旅游站,有使用拍照经验的人被请去测试拍照。因此我们要针对那些不是很难伺候的人展开设计。

通过观察这些人可以学到很多东西。我观察过的每一个用户测试都对改进站或有所启示。但把这些人作为目标用户,实际上还是在考虑我们自己。

这类用户能够容忍长期存在的某些问题(比如在里转来转去地找自己的照片),因为他们已经学会了忍受。

然而,这些随意型用户还不够典型。这类人数量有限,相对极端,他们的技术水平较好,而且比主流用户更具有忍耐力。

如果你想简单,想要被看成创新设计的先锋,主流用户才应该是你的目标用户。福特的T型车并不是市场上的辆汽车,但却是辆为平民大众制造的汽车。亨利 福特之所以能彻底改变汽车业,就是因为他毫不动摇地把典型用户作为自己的目标。他的核心理念就是简单。

我们要为大多数人制造一辆汽车。这辆车足够小,哪怕一个人也可以驾驶它、修理它。我们要为它设计出简单、的引擎,然后再投入生产。但这辆车的售价却非常低,不会有人因为工资不高而买不起它。

亨利 福特谈T型车

福特所有的创新(他的生产流水线、汽车定价以及容易维修的引擎设计)都源自他为主流用户制造一部简单实用的汽车的愿望。

如果你也想设计简单的产品,记住要为主流用户而设计。

如果为专家设计相当于为机械师造小汽车,那么为中级用户设计就相当于给那些喜欢自己动手修理引擎的人设计汽车。典型的用户应该是主流用户。

主流用户想要什么

在明确自己的认识时,要时刻把主流用户放在心坎上,这样才不至于无意间切换到专家视角,从而避免一些难以察觉的设计问题。

主流用户感兴趣的是立即把工作做完,专家则喜欢首先设定自己的偏好。

主流用户认为容易操控有价值,专家则在乎操控得是不是很精确。

主流用户想得到靠谱的结果,专家则希望看到完美的结果。

主流用户害怕弄坏什么,专家则有拆解一切刨根问底的冲动。

主流用户觉得只要合适就行了,专家则想着必须精确匹配。

主流用户想看到示例和故事,专家想看的则是原理。

不要指望你能教会用户多少东西,或者认为说明书可以帮助他们。在面临压力的时候,他们很容易忘记已经掌握的知识,对操作说明视而不见,回到初学者的层次上。

或许,你自己也有过类似的经历:完工日期迫近,还不断有人分散你的注意力,而你又不小心删除了至关重要的文件,偏偏这时候打印机又出了毛病。

简单的用户体验是初学者、新手的体验,或者是压力之下的主流用户的体验。

感情需求

尤尔根 施魏策尔(Jrgen Schweizer)是iPhone上的待做事项管理应用Things的一位开发人员,Things获得了2009年度苹果应用奖。他指出,理解你的设计到底应该做什么至关重要:表面上看,待做事项表就是一个任务列表,每个任务前面都带着一个复选框,通过它用户知道自己都完成了哪些工作。

然而,人是有感情的动物。即便是像工作表这样直观的应用,他们都想找到一个使用它的理由。

理解感情需求能够帮你把握设计重点,尤尔根说:

在思考为什么人们会用我们的软件这个问题时,我们意识到他们的工作日程通常都满满的。他们希望自己能做完很多工作,感觉一切尽在掌握。他们需要一个能囊括上千条任务,但翻阅起来又不费事的工作表。因此,我们尽努力确保他们看到的始终都是少数重要的工作,同时也能方便地找到其他的提醒或备忘。

当然,无论是谁,当他在工作表里随便添加一条备忘时,都不可能想那么多。结果呢,他们的工作表就很容易变得混乱失控。但尤尔根并不想在用户写备忘的时候干扰他们,如果创建一个新任务还要思考把它放在哪一类更合适,那么用户一定会厌烦的。

认识到这一点之后,Things开发团队决定先找到组织和筛选任务的自然而又有效的方法。正如尤尔根所说的,如何做到这一点其实是一个非常微妙和复杂的问题。说起来也简单,就是要让用户在创建任务时有一种轻松自在的感觉。我们必须让用户有一种自信,觉得无论怎么创建任务,将来都可以轻松地找到它。解决了这个问题正是Things在几百个iPhone任务管理程序中脱颖而出、人气十足的根本原因。

通过讨论更深层次的、感情上的需求,Things的开发人员理解了人们需要他们软件的真实原因,因而也促使他们把设计重心放在了满足隐性需求上面。

一个真正有用的应用不可能只是一个记事本。它还必须让用户感觉井然有序、轻松自在。Things就是一个真正有用的应用,因为它为用户提供了简单、灵活的组织任务的方式。

天津体育上市后企业
学术
2017年上海教育综合种子轮企业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