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韵作家专栏】双喜临门(征文剧本)

2019-09-14 08:57:44 来源: 十堰信息港

【幕启,大根家的院内,音乐声中大根爹气呼呼地上。】
爹(唱)这世道越变人越古怪,年轻的不愿要小孩,儿媳妇过年八年整,只给俺家生了一个丫头儿,好容易镇上批了准生证,俩口子把证退掉不要二胎,说什么少生快富奔小康,不把俺刘家的根芽载。我满腔怒火找大根,去把那准生证要回来!
(白)大根——大根——
【杏花闻声从屋内上】
杏花:爹,你来了。
爹:我不找你,大根呢?
杏花:大根不和你说了吗,进城去买商品楼,去缴定金了,马上就回来,你屋里坐吧。
爹:(一屁股蹲在门外)我不是为这!
杏花:为啥事,你和我说不一样吗?
爹:你?你没听见人家外面说你俩口子是……
杏花:是啥?
爹:是羊群里的窜出一头驴,显着你了!
杏花;嗨,听兔子叫早耽误三春了,有钱买手表,不听鸡叫狗咬。
爹:啥?你说爹是狗咬?
杏花:不……爹,我不是说你……
爹:你……真不像话!你说我像狗咬!(咳嗽)
杏花:(给爹捶背)爹,你别上火,有话慢慢说。
爹(唱)你们要一个孩子当先进,却让我老汉断子又绝孙。你快把大根找回来,把生育证要回来保住咱刘家的根!
杏花(唱)闺女小子一样儿,孩子多了难自拔,如今俺学会了科学养猪法,把精力用来致富发咱的家!
爹(唱)养猪养猪光养猪,养猪千头咱绝户。发家发家光发家,没有小子发的什么家?
杏花:爹,看你说的,咱小芳都七岁了,怎么是绝户呢?
爹:小芳是闺女。
杏花(唱)爹爹你是啥思想?孙子孙女一个样,有知识有才华一样能名扬,有能力有技术一样挑大梁。
爹(唱)一个样,十八样,没小子刘家就断了香,这件事和你说不清,大根回来我再和他讲。
(白)哼,说一千道一万,没小子不能办。
杏花:要是再生一个闺女咋办?
爹(赌气)那就再生!
杏花:生三胎要违法,还要罚款……
爹:咱不是有了十几万吗,不买楼房了,花钱弄个小子才是正事。
杏花:你那是老脑筋了,俺和大根商量好了就要一个娃!
爹:你……你敢!我……我等大根回来再说(扭头进屋,不理杏花)
【大根边喊边上】
大根:杏花,杏花,办好了!
杏花:首付多少钱?
大根:十二万!
杏花:十二万?
大根:对。十二万!
(唱)怡园小区真美观,一个单元十二万,一厅三室四套间,搂在三层阳台暖,登高望远心神宽宽,向南看,黄河大桥看得见,向北看,大路上人来车往如梭穿;向东看,旧城改造换新颜,向西看,青杨嫩柳围麦田。
杏花:行了,行了,别嘚瑟了,里面装修怎么样?
大根(接着唱)壁纸贴的平,吊灯金灿灿,水墨地板面,美观又安全,厨房灶具全,浴室在后面,铝合金门窗,配套水地暖。
杏花(听得出了神,扑到了大根怀里)大根!
大根:哦,杏花!(顺手把杏花揽到怀里狂吻)【爹听到动静,从屋内出来见状捂眼,避开,气急大喊】
爹:这里有人!
【大根警觉地放开杏花】
大根:尴尬地,爹在这里……
爹:咱是庄户人家,不要学电视上那洋玩意儿!(气得蹲在地上抽烟)
杏花:把大根拉在一边,小声地说,你陪你爹说话,我把买楼的事告诉二婶去。
大根:那你快去吧。
杏花:(朝爹一努嘴,朝大根一使眼色,下)
大根:(掏出云烟,扔给爹一支)爹,吸支好的。
爹;(不理大根,使劲抽烟)
大根:有事吗?爹!
爹:(使劲掐死烟,怒目圆眼看大根)你眼里还有爹?
大根:(装作不知)咋了?
爹:谁叫你把二胎证退回去的?
大根:我和杏花商量的,孩子多了是累赘,把一个孩子养得有质量有素质就不错了,咱把钱用在发展生产和过好日子上,在外国让多生人家也不生,可咱有些人,动员少生优生就是不听,越穷越生,越生越穷!
爹:(生气地给了大根一巴掌)我再叫你说……
大根:(急忙躲避)爹,你咋打人?
爹:你敢做主要一个孩子,我就打你!
大根:(委屈地)是国家提倡的,对国家对个人都有好处。
爹:屁话!没小子咋传宗接代!
大根(生气地)天下小子也不少啊!
爹:不少,不!可不给你叫爹,给我叫爷爷!我告诉你,只要我有一口气,你想给我断根,我不答应!
大根:断不了,断不了,天下姓刘的多着呢,光咱村就有刘三,刘秃子、刘单……
爹:(脱下一只鞋,朝大根扔去)我叫你贫嘴!
大根:爹……你……咱家是文明家庭,你不讲五讲四美了?
爹:(气呼呼找东西要砸大根)我叫你美!
大根:(抱头躲闪)爹,打人犯法!
爹:(追打大根)犯你娘的法!你说,你退二胎证你和我说来吗?你花钱买楼我同意了吗?这个家到底是你当家还是我?是你叫我爹,还是我叫你爹?
大根:我叫你爹!
爹:那好,小子,你把二胎证给我要回来,再把买的楼退回去!
大根:爹,我给你买了养老保险,又给你买楼住,你咋放着好不好呢?你辛苦一辈子了,该好好享享清福了。
爹:我都快让你气死了,还享福,你说去不去要二胎证?
大根:(坚定说)不去,我已经向镇政府表了态了,终生只要一个,我不能说话不算数!不去!
爹:真不去!
大根:真不去!
爹:好,你不听我的,这个家我也不让你过肃静(过去打大根,大根一闪身,爹差点跌倒,气急败坏地砸家里的家什,几个盘子和碗被摔得粉碎)我叫你住楼,我叫你不要小子(跺脚大哭)孩子娘啊,你死的早,咱那大根俩口子光给我气受,我可咋活啊……
大根:(过去拉爹)爹,你别哭了……
爹:滚!我叫你不给我生孙子!(又脱鞋打大根,杏花和二婶上,爹的鞋打在了二婶头上)
婶:哎呀,又咋了?什么事发这么大火。
大根:(躲到了婶身后)俺爹嫌俺不给他生小子。
爹:(朝大根一瞪眼)你……
婶:(笑)哦,是为这事,那好办,你这老掘杠要小子有的是,东庄的小瞎子,西庄的小聋子,南庄的小瘸子,北庄的小哑巴都是小子,我一块给你划拉来让你养着。
爹:(找鞋穿上,白了二婶一眼,又搔搔头皮)你来干啥?
婶:你发这么大的火,全村人都听见了,我不来行吗?
爹:他婶子,你来评评理,俺全家就守着一个小闺女,这叫家?俺爹就我一个儿,我就大根一个儿,已经两代单传了,大根他俩口子连个儿也生不出来,能不急人吗?我老刘家断了根,我绝户了!(气得蹲在地上抱着头)
婶:你绝户?你有儿有媳妇有孙女,我独身一人还觉得过得挺滋的呢!(唱)
如今的社会不比从前,镇上建起了敬老院,哪里管吃又管穿,下象棋打扑克还有大彩电。
大根:敬老院虽然不一般,二婶要去我阻拦,我和杏花养你老,保证你舒舒服服度晚年。
杏花:(唱)大根进城买了楼,俺给二老留两间,闷了跳跳广场舞,闲了打打太极拳。
婶:哎呀,那可是神仙过的日子,这么好的生活烧的你爹才打仗玩呢。
爹:不是不是!你不知道,那个二胎准生证别人想办就办不了,他俩口子倒好,瞒着我退回去了,这不存心让我断子绝孙吗?
婶:这么说你这老倔驴非要个孙子不了吗?
爹:嗯。
婶:你好糊涂呀!(唱)东庄里的王老汉,儿子成家盖房花了十好几万,四个小子分了家,老的不养债不还,要账的逼得老汉难出门,老俩口一瓶农药分了半,泪流满面奔西天。
爹:他……他那些儿都不是人做的,是畜生!
婶:咱那儿和媳妇咋样?
爹(点头承认)那是没说的。
婶:既然你看儿子和儿媳都挺好,咱老了就该听他们的,他们年轻,思想先进。
大根:(感激地奔向二婶)就是就是,俺二婶就是通情达理。
爹:哼,这里没你说话的地方,少教养,滚!
大根:那好那好,这就滚这就滚!(过去拉杏花,给杏花递眼色)杏花,咱去切馅子包饺子,留下二婶吃顿饭,下午开车去看我们楼房去。【大根杏花下】
婶:(看着大根杏花的背影)多么好的孩子!
爹:那好,连儿带媳妇都归你。
婶:只怕你这个老倔驴不愿意。
爹:舍得。
婶:哎呀,俺可没有你那福分,儿子买了楼房不去住,都一大把年龄了,还想不开,这事搁在我身上,孩子们愿意咋办就咋办,他们退二胎咱不管,他们买了楼房咱就去住。
爹:你倒想得开。
婶:如今啥年月了还想不开,人家年轻人叫潇洒走一回,咱这代人也不能受苦受累一辈子,都六十开外的人了,也该享两天福了。
老哥啊(唱)
想一想那五八年,猴王水库把家搬,咱两家搬到这里打窝棚,不挡风雪不挡寒;六零年野菜种子榆皮面粥,大哥你饿着肚子把活干,大嫂她生下孩子闭了眼,第二年俺丈夫水肿饿死一命归天,这些年家里家外全靠你帮俺。
爹:(唱)她婶子越说话越远,咱俩家关系不一般,大根是你带大的,你帮俺家缝破又补烂,这些年要不是你关照,俺爷俩哪会有今天。
婶:(唱)穷帮穷过了三十年,
爹:(唱)没想到老百姓有今天。
婶:(唱)早晨一碗豆浆吃油条,
爹:(唱)中午饭一瓶啤酒肚儿圆。
婶:(唱)晚上把那彩电看,
爹:(唱)我愿看《墙头记》
婶:(唱)我愿看生活帮。
婶:这就对了,如今的老百姓的日子是芝麻开花节节高,还分什么孙子孙女的,钱庄老王家的丫头出国留学,带着她爹去美国转了一圈,回来对我直喊yes,yes,no!
爹:(听的上了瘾)她婶子,你咋知道的这么多呢?
婶:我没事就去跳广场舞,哪儿人多,哪像你,成天憋屈在家里喝闷酒。
爹:怪不的你知道的这么多。(唱)
她婶子就是脑子活,形势变化她知道得多,别看守寡多年不显老,心里像装着一团火,我要是找上这么个老伴,今后的日子就像白糖蘸馍馍。
(白)她婶子,我会听你的,孩子们愿意退回二胎准生证,我认了,只有住楼的事我不想跟他们去县城,老了,不愿离开自己的土窝窝。
(唱)土坯房,土坯房,冬天暖和夏天凉,人到老年恋故乡,就是不愿把楼上。
婶:我看你是卖粥的赔了本——吃了倔的亏,你去现场看看,比咱乡下强多了。
(唱)现在的县城一片好光景,高楼林立路通八方连四海,再不是一条街一喇叭全城听,工农商贸百业通,街心公园美如画,满城青翠又卫生,到夜晚,华灯初上映人面,姑娘小伙笑盈盈,老城旧貌变新颜,咱县城成了一个不夜城。
爹:这么说,要是你的孩子买了楼,你不美死。
婶:就是美,我呀,先点上一挂爆竹响巴响巴,咱找个老伴跳吧跳吧(过去扯爹,扭屁股)
爹;(急躲)哎呀哦,她婶子,我可不会这玩意。
婶:死脑筋,天天看电视,你除了倔杠啥也学不会,人家城里的老年人每天早上都去公园这么扭。
爹:咋么着?
婶:(随着音乐扭腰)老年迪斯科。(音乐起,灯光闪,婶拉着爹跳舞,踩得爹嚎嚎叫)。
爹:哎呀,哎呀,她婶子,你疯了,你疯了……
婶:我没疯,这叫潇洒走一回,这才叫开放呢……
爹:没想到她婶子真有两下子(累得直喘气)
婶:(喘着粗气)我……我说大哥,孩子们有文化,懂知识,比咱知道得多,他们愿意退二胎就退,愿意买楼就买,咱这代人受苦受累一辈子了,如今条件好了,你别太固执,有活就干,有福就享,千万不要和自己过不去!
爹:你倒想得开,这么说那准生证是你让他们退的吗?
婶:退!
爹:买的楼咱也去住?
婶:住!
【音乐起,大根、杏花托着饺子,喜气洋洋拿着两块红绸子上。】
婶:(一愣)我……(脸红)我……我可没那福分。
杏花:婶子,只要你愿意,叫大根给你当儿,我给你当儿媳。
爹:(红光满面)她婶子,你就……
婶:我……我死烦你这个老倔驴!
爹:嘿嘿嘿……
大根、杏花:哈哈哈
【幕后唱:计划生育谱新篇,
一对老人结良缘。

共 4 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用剧本都这样的艺术形式反映农民的观念变化,新颖脱俗,具有时代干和乡土气息,剧中人物刻画清晰,语言诙谐,妙趣横生,具有当地的生活特点。生儿养老,繁衍后代,自古以来是农民的观念,而且根深蒂固。剧中的儿子和媳妇具有现代意识,响应国家号召,只生一个孩子,把精力用在发家致富上,在城里买了楼房,准备让老父亲去安享晚年,在二婶的劝说下,老父亲破涕为笑的和二婶走进夕阳无限好的黄昏恋之中,故事情节通俗明了,人物语言诙谐自然,很有喜剧效果。精彩之作!推荐共赏!感谢赐稿楚风!【编辑:东海扬尘】【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4081 020】
1 楼 文友: 2014-08-1 08:20:24 剧本诙谐幽默,具有喜剧效果,欣赏拜读。
2 楼 文友: 2014-08-1 17: 6:29 赏醉客喜剧,叹服您的文字功力,啥文体都挥洒自如!新秋问好! 秃笔写庸,腐纸留浊。郁,愚也!
4 楼 文友: 2014-08-14 16: :41 欣赏了,有点像话剧,给人的视觉感受不多。作为文学作品不错,绿野靳军向您问好,欢迎互访! 乡土情怀,农民本色。
5 楼 文友: 2014-08-17 19:5 :28 作为戏曲作品写得不错,但时间模糊,大根爹还只60岁吗,60年死了妻,应该是快80岁的人了,大根应50多岁了 以文休闲取乐小便发黄喝什么好
急性腹泻止泻药有哪些
宝宝口臭是什么原因
幼儿上火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