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融信托激进成长

2019-08-16 18:36:41 来源: 十堰信息港

解植坤携“歌后”毛阿敏回归富人榜

得益于理财市场的高速发展以及金融业分业经营所带来的制度红利,近年来以业为代表的“影子银行”体系爆发成长。在解植坤的精心“操刀”下,其旗下重要的资产—更是获得了超越行业的成长速度,把解植坤、毛阿敏夫妇二人二度推上了新财富500富人榜。然而,中融信托高速成长的同时,风险也相伴相生。解氏夫妇未来的财富增长,仍存变数。

分业经营下的“影子银行”盛宴

中国信托业近年来的高速发展,验证了信托业权威斯考特的一句名言:“信托的应用范围可与人类的想象力相媲美。”

2008年末,中国信托业管理的资产规模仅1.22万亿元,而到了2012年底,全行业65家信托公司管理的信托资产规模高达7.47万亿元,四年间增长超过6倍。不仅如此,2012年11月底,信托业资产规模全面超过保险业资产总额。曾被视为在金融市场拾遗补缺的“小弟”信托业,如今一跃超越保险业,成为仅次于银行的第二大金融部门。

在业内专家看来,“成长的市场”加上“独特的制度安排”,是促成信托业高速发展的两大基本支柱。一方面,市场化改革的不断深化和中国经济的持续高增长,形成了多元化的利益主体,并积聚了巨额的财富,由此催生了巨大的资产管理需求,资产管理市场快速增长,信托业具备了快速发展的雄厚市场基础。另一方面,信托业公司不仅拥有信托业务的专营权和无可比拟的经营灵活性,在中国分业经营的金融管制体制下,也成为了可以涉足货币市场、资本市场、产业市场的金融机构,从而获得了其他金融机构所没有的制度性。

银信合作是信托业高速发展的核心词之一。2007年股市火爆时期,所有银行资金都期待进入证券业,信托顺理成章成为了主要通道。银信合作下的“打新股”产品在2006-2007年表现异常“勇猛”,一度让银行理财产品的投资者赚得“盆满钵满”。以为例,其2006年底的信托资产规模仅为385.51亿元,但2007年底飙升到1961.93亿元。

房地产信托撑起了信托市场的另外半壁江山,也成就了信托高速增长的第二个关键词。银行对房地产行业的全面禁入,逼迫大量房企寻求信托进入。可以说没有房地产的调控,也就没有近几年信托业的大规模上行。事实上,正是从这个意义而言,信托成为了“影子银行”。而2010年后国家银根收紧,为“影子银行”规模的迅速扩张,提供了适宜的土壤。

以信托业为代表的“影子银行”超常规发展引发了业内众多专家的担忧,他们认为,在规模大增背后,信托业风险在不断累积,偿付风险不断加剧。新任中国主席就曾公开发表署名文章,直指“影子银行”的“资金池”理财产品本质上是“庞氏骗局”,一旦风险累积到超出市场承受能力,“击鼓传花”的游戏就会结束,风险也会集中释放。

受益信托行业高速成长

然而,面临市场质疑的信托业依旧保持了原有的高速增长步伐。截至2013年2月末,中国信托业管理资产规模达到8.27万亿元,相比2012年末的7.47万亿元再度增长8000亿之巨。

中国信托业挑战“人类想象力”极限的发展速度,也使得信托业所带来的财富效应傲视群雄。公开数据显示,信托从业人员2010年平均薪酬逾30万元,而2011年增长至48万元。到了2012年,更是超过60万元,排在金融各子行业之首。而一些信托公司的老板,更是行业繁荣的受益者。2013年上榜的新贵解植坤、毛阿敏夫妇便是其中的代表。

作为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中国内地流行乐坛的代表人物,毛阿敏的名字可谓家喻户晓。她年少成名,后因两度偷税而出走国外。与此同时,她的感情路也颇为不顺。自与前任男友不欢而散后,她多年未找到归宿。直到遇上中植集团董事长解植坤,并为这位身家数亿的东北富豪生下一儿一女,年近 50 岁的毛阿敏方如获新生。

相对于毛阿敏,解植坤则显得十分低调,公开资料显示,他几乎没有接受过任何采访。据网上一些零星的资料,1991年以前,解植坤曾是黑龙江省伊春市五营印刷厂的一名工人,而当时从伊春市坐火车到哈尔滨至少需要20个小时。解植坤及其兄长,是从五营走出去的为数不多的名人。解植春现任光大集团执行董事、副总经理和董事长。

1992年到2002年的十年间,解植坤以经营木材起家,完成了资本的原始积累,并于1995年4月创建了中植企业集团有限公司。2000年以后,解植坤逐渐把业务拓展到伊春市,开始经营木材以外的生意。此后不久,其公司业务又逐渐拓展到哈尔滨、北京、深圳和上海。目前,中植集团资产达191.6亿元,主要从事金融、投资、矿业能源三大产业,同时立足于金融信托业务的发展,协同资源产业、科技产业的投资。

事实上,这已经是解植坤第二次登上《新财富》富人榜,早在2003年,解植坤便以4.9亿元的财富名列《新财富》中国400富人榜第218位。10年之后,有赖于旗下重要的产业—中融信托近年来的高速发展,解植坤、毛阿敏夫妇以35亿元的身家“回归”榜单。

操刀“中融信托”,化腐朽为神奇

解植坤为人低调,做事却异常高调,他所控制的中融信托近年来的发展在高速成长的信托业界也可谓是一朵“奇葩”。

中融信托前身为哈尔滨信托投资公司,成立于1987年。或许受其兄解植春身在的影响,2002年4月,由解植坤领军的中植集团联合哈尔滨市、黑龙江省牡丹江新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和哈尔滨宏达建设发展有限公司等五家企业,共同出资3亿元,重组中融信托。此后,中融信托经历多次股权转让,直至2009年8月,中植集团持股比例高达67.69%。这期间,一直是中植集团在主导着中融信托。2007年,根据要求,中融信托获发新的金融许可证,变更为目前的“中融国际信托有限公司”。

中植集团接手后,东北民营企业强悍的风格赋予了中融信托新的生命力。仅过了4年时间, 中融信托在2007年管理的资产规模便达665亿元,由其接手之初在信托行业排名垫底的位置,一跃至全国56家信托公司中的第二位,“中融现象”一时成为业内热议话题。此后,中融信托继续高歌猛进,2008-2012年,中融信托的资产管理规模翻了四番有余。用益信托工作室的信托公司综合实力排行榜显示,中融信托的“综合实力”、“业务能力”、“盈利能力”等指标均排在前列。

2008-2012年中融信托的资产管理规模(单位:亿元)

2008 2009 2010 2011 2012

708 1323 1820 1783 3057

业内人士认为,中融信托高速扩张的背后,是其激进的销售策略。2009年,中融信托新增四个财富管理中心,大大提高了自身项目发行和产品营销能力。2010年,中融信托把财富管理中心整体转制成为第三方理财机构—恒天财富。其余的财富管理中心则重组为北方区、华东区和西南区营销中心。进入2011年,看好第三方理财市场的中植集团并没有停下组建第三方理财机构的步伐,再落三子。目前,中植集团直接和间接控股的第三方机构已有恒天财富、大唐财富、高晟财富和新湖财富四家,再加上中融信托三个财富管理中心,“中融系”信托产品的发行能力已经超过第三方理财机构头羊诺亚。与此同时,激进的销售策略直接带动了中融信托的业绩:净利润由2008年的1.22亿元迅猛上升到2012年的15.24亿元,四年间增长超过10倍。

事实上,为了擦亮中融信托的金字招牌,解植坤不惜放弃大股东的交椅,于2010年让位于国企旗下子公司(,)(000666)。中融信托2011年年报显示,前三大股东纺机、中植集团、哈尔滨投资集团的持股比例分别为36.6%、32.22%、23.36%。此举使中融信托华丽转身,由原本不起眼的地方信托公司变身为“国”字军,在全国开展业务更是如鱼得水。

虽然在中融信托的股东名单上屈居第二,但解植坤领衔的中植集团仍是中融信托的实际控制人。坊间传言,解植坤向经纬纺机转让中融信托股份时,曾事先达成协议,经纬纺机只是财务投资,重大的经营管理决策依然由中植集团说了算。如此便不难理解,中融信托当前的董事长、监事会主席高兴山、总裁范韬和副总裁器均来自中植集团,而刘洋更是解植坤的外甥。从这个角度来看,如今的中融信托仍然是解植坤执掌的“家族企业”。

发展速度如此之快,中融信托成了解植坤、毛阿敏手中一只会下金蛋的母鸡。年报显示,中融信托2010 年、2011 年、2012年的净利润分别是6.95、10.5及15.24亿元,以中植集团近三年持有约32%股权计算,近三年中融信托为中植集团贡献利润10.5亿元。不仅如此,中融信托还多次为解植坤系内公司提供融资支持,例如中植集团屡次利用中融信托给旗下典当行输血,包括“汇信1号”、“汇信2号”和“汇信4号”等。

“拔苗助长”的隐忧

“狼性文化”为中融信托赢得掌声,但随之而来的风险也不容忽视。2010年房地产市场限购之后,房地产信托红极一时,中融信托抓住机遇,大量发行房地产信托,短短两年间,其房地产业务的占比超过30%,两倍于同行。由于风格彪悍,中融信托曾在2010年被银监会叫停此类业务,但这并不妨碍中融信托的迅猛增长。中融·青岛凯悦这个业内的“烂尾信托”也正是如此被制造出来的。

此外,过去一年多时间里,中融信托曾7次为超日太阳董事长提供股权质押融资服务,目前估计涉及金额约4亿元。此时此刻,超日太阳已是负债累累。2012年三季报显示,该公司需支付的债务款项合计约46亿元,而目前超日太阳净资产不足30亿元,存在资金链断裂风险。中融信托手中的超日太阳股权价值或大幅缩水。

房地产信托、超日太阳股权质押,或许还有将来的政信信托,对于注册资本金只有16亿元的中融信托来说,均是不可忽视的风险。同时,2013年3月27日,银监会发布的《关于规范商业银行理财业务投资运作有关问题的通知》,势必给银信业务带来巨大冲击。而解植坤、毛阿敏夫妇能否保持中融信托强劲的发展势头,维持自身的财富增值 ,仍存变数。■

河南治疗牛皮癣好的医院在那
胆囊结石是怎么形成的
云南的治癫痫病研究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