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德降级不是世界末日东进召唤沈籍游子落叶

2019-09-14 08:24:45 来源: 十堰信息港

金德降级不是世界末日 东进召唤沈籍游子落叶归根

随着一脚角球进攻的失败,长沙金德0:0被中超升班马南昌逼平,与重庆力帆一道凄凉降级。沈城子弟刘建业的哭声,让每一位在电视机旁收看比赛的沈城球迷心如刀割……

无奈远走湖南

2007年初冬,一个漫天飘雪的寒冷清晨,数百名沈城球迷赶大早来到沈阳金德俱乐部门前,他们喊着口号,打着旗帜,很多青年球迷的脸、手冻得通红,哭着恳求金德高层不要带走自己心爱的球队,但无人理睬。面对多少年无私支持沈足的真情球迷,金德俱乐部离沈入湘前,连道句“珍重”,说声“谢谢”都没有。

对金德俱乐部的强行出走,老沈足的教练、球员无不摇头叹息,在接受采访时,沈足任主教练田凤生用颤抖的声音对说:“任何人都没有权力毁掉沈阳队几十年的历史,任何人都没有权力带走沈阳人自己的球队!”

但残酷的现实终究不以人们的善良意志为转移,金德就这样走了,沈足的注册地改在湖南长沙,连维系沈足发展血脉的战略梯队都一并带走!涅波时代远去了,海狮狂飙消逝了,那个在老五里河体育场,让数万沈阳球迷高唱国歌视若神圣的沈阳队,就这样,被金德从辽沈足坛的版图上无情抹去!

在湘水土不服

2007年夏季,作为一名跟随沈阳队十几年的老,我亲赴湖南调查金德队的生存境况。

在长沙贺龙体育场现场观看了金德主场对浙江绿城的中超比赛,在座位下三排,坐着当时的金德俱乐部总经理何兵,这是迄今为止,一次见到他。比赛场边的草坪上,站着当时的金德俱乐部领队金焱。赛场上,是一张张沈城球迷再熟悉不过的面孔:刘建业、许博、李文博……

中场休息时,在楼梯过道里巧遇金德前锋于贵君与另一名金德球员,问:“贵君,想家不?”于贵君吞吐答道:“怎么能不想呢?”,接着问:“湖南这边对你们好吗?”于贵君答道:“还行。”这一刻,大家突然都说不出话来,有一种难过的感觉在心中涌出。

人气跌至

身在湖南的金德队并未完成曾经许诺的沈足湘化工程,这样做不现实。沈籍球员李文博表示:“我是吃沈阳的饭,喝沈阳的水长大的,职业球员虽然四海为家,但生我养我的家乡是沈阳,湘化,起码我们这一代球员,不可能!”

似乎金德俱乐部也无意球队湘化,球队有自己的场地、自己的宾馆,俱乐部偶然派几名球员到长沙与球迷、赞助商做做面子上的联谊活动,但多是皮毛工作;俱乐部一度答应可来金德株洲基地随便采访,却有始无终。

于是,宽容但也挑剔的的湖南球迷从情感上放弃了这支球队,他们转移注意力,鼎力支持由本土子弟兵组建的湖南湘涛,那怕他们是一支默默无闻,不知何年何月才能一鸣惊人的乙级队,他们也为之倾心呼吼,无怨无悔。

在湖南的4年时间中,金德的境遇每况愈下,现场球迷门可罗雀,当地媒体关注寥寥,时至今日,一支中超球队居然没有当地电视台的比赛直播……金德在湖南的人气,已跌至历史点。

东进扯起大旗

而在金德队的出走地,刘建业、汪强们的家乡沈阳,因金德出走而千疮百孔的沈阳足球则艰难崛起,在沈足困难的时刻,东进老板王进基出手相助,重举沈足大旗!沈足重建那一天,沈城球迷欣喜地看到,陈波回来了,于波回来了,杜苹回来了……那支曾让人热血沸腾,只属于沈阳这座城市的球队回来了!与湖南球迷一样,即便东进身处乙级行列,沈城球迷也不嫌不弃,无怨无悔。

于是,东进以当年乙级联赛名的骄人战绩昂首杀进中甲阵营,这支球队的未来目标是跻身中超,是夺取中超,也许,这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落叶终要归根

11年前,在重庆大田湾体育场,金德队的前身沈阳海狮队与重庆玩出一出震惊当时中国足坛且影响深远的双簧戏,时至今日,点击搜索引擎,“渝沈之战”几乎成为足坛假球黑哨的代名词!

扫黑打假已近尾声,足坛整顿将迎来一个崭新时代。情境切换至沈足,可以断言的是,一个灰暗的时代将被悄悄翻去,一个生意盎然的希望春天有望翩翩而来。

在东进的引援名单中,金德队内的沈籍球员是重点收购对象。不错,东进的财力还不到挥斥千金的地步,东进毕竟还是一支中甲球队,但东进对金德球员的召唤是真诚的。

情义无价,归来吧,游子!回来吧,落叶终要归根,钱不是问题,一切都好说……

主任


怎样进入有赞微商城
微信怎么添加小程序
小程序开发报价表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