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法修改仍在路上

2019-08-20 10:56:05 来源: 十堰信息港

《立法法》修正案带着这样的争议与质疑、希望与肯定,还是顺利地通过了全国人大的审议。

月15日,在北京市法学会立法学研究会举办的《立法法》实施相关理论问题座谈会上,北京市法学会立法学研究会会长莫纪宏讲道,虽然这次人大会议审议通过了《立法法》修正案,但是这部法律本身还存在着诸多的争议与问题,有必要进一步研究与完善。

莫纪宏在座谈会中谈道,《立法法》的修改是为改革铺路,是凸显改革的法治思维,依法改革必须解决立法先行的问题。习总书记曾提出要实现立法和改革决策相衔接,做到重大改革于法有据、立法主动适应改革发展需要。在研究改革方案和改革措施时,要同步考虑改革涉及的立法问题,及时提出立法需求和立法建议。那么,《立法法》作为管 立法 的法,必须在源头上进行梳理,为改革做好准备。

所以,本次修法意义重大,但修法之路却远远没有结束。

《立法法》修改过程应更严谨

据了解,《立法法》通过于2000年,这部我国有关立法规范本身的法律已经运行了15年之久,随着经济与社会的高速发展,这部法律本身与我国的国情脱节,这也使得修法变得十分必要。

其实,这15年来变化的就是我们对立法的追求。原来追求是有涵盖性,各个领域当中都要有相应的法律法规,而今天我们的追求是不仅要 有 ,还要 好 。我想这就是这次修订的动因。 莫纪宏说。

但是,这些草案内容变化太快了,从上会讨论稿到建议稿再到讨论通过稿之间变化很大。 莫纪宏说, 这些说明什么?说明代表们对立法进程关注度高,同时也说明了立法过程中还有许多争议。

他认为, 好 法,应该是我国当下立法中核心的精神,也是本次修订当中重要的内容。 通俗点说就是立法不能任性,如何让立法程序更科学、更民主、更开放,是修正案当中为重要的一点。 莫纪宏说。

国防建设法规列入行政法规

相比莫纪宏对于宏观层面上的关注,中国政法大学教授从文胜相对更关心立法内容本身。

本次《立法法》在从文胜看来,有一项重大突破, 有关国防建设的行政法规,可以由国务院总理、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共同签署国务院、中央军事委员会令公布 。

从文胜长年从事军事法律研究相关工作,他透露这是我国首次将国防建设法规列入行政法规之中,此条款意义重大。

在本次《立法法》修改以前,国防建设法规是列入军事法规范畴的。而本次修改,明确了国防建设方面的法规属于行政法规。这样修改有助于国务院对于国防建设负起责任来。 从文胜说。

从文胜认为,通过这样的改变,能够促使诸多社会问题得到解决。比如,退役军人的安置问题、军属问题、民防设施建设与保护问题。

从文胜告诉记者,每年的退役军人安置数量可能高达近百万,而且每年有递增的趋势,这些人回归地方后怎么保障?以前国务院与军委的做法属于双重管理,容易形成管理真空。而通过本次《立法法》的修改,能够使得国务院充分地利用它的立法职能负起责任来。

另外,对于国内近掀起的《立法法》学习热,从文胜也有着自己的看法。

他认为,立法工作本身就是件专业的事情,应该学习的是那些参与立法的人,而全民的普及却在其次,这与其他法律的特性不一致。

他希望,通过本次《立法法》的修改与讨论,能够掀起一次有关立法机关的学习热潮。

应尽快制定《规范性文件法》

地方立法权下放问题也是本次《立法法》修改的热议问题。许多人担心,扩大了会导致地方立法权滥用的问题,法学家们对此的看法亦大相径庭。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李洪雷说: 我认为,关于担心地方立法权滥用的问题是没有必要的,这个完全没有必要担心,因为《立法法》当中提供了一些保障,把重要立法事项保留在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地方其实是无权染指的。此外,确立了上位法效力高于下位法的原则,凡是中央和省级人大及其常委会已经立法的事项,市级人大不能制定与之抵触的地方性法规;建立了对法规的违宪、违法监督审查制度,监督审查机关既可以通过接受备案主动审,又可以接受机关、团体、组织和公民申请被动审。这些规则都会有效遏制地方乱立法的问题。  

在这些法律规定下,地方立法机关如果乱立法、滥立法,不仅相应立法会被撤销或宣布无效,其负责人和有关责任人员还将被追究法律责任。相反,我倒是有点儿担心,地方人大是不是敢积极行使立法权的问题。 李洪雷说。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本次《立法法》修改就是一次完美的修改。李洪雷还是表示了他对于我国立法制度的担忧。

他说,按照现行的法律修改内容来看,地方乱立法、不立法的情况一定会得到遏制,但是还有一种情况是《立法法》目前还没法管理的,就是 红头文件 的问题。

据记者了解, 红头文件 是指行政法规、规章以外的,各级政府和政府部门发布的具有普遍约束力的决定、命令,又称 行政规范性文件 。广义的 红头文件 还包括各级党委和党的工作部门发布的规范性文件。

然而,李洪雷告诉记者,这些各级党委和党的工作部门发布的 红头文件 却不属法律的范畴,不由《立法法》调整。

但是他认为,这些 红头文件 更需要审查,因为这些 红头文件 往往更涉及百姓具体的民生问题。而目前,这些由党委机关出具的 红头文件 还没有统一的法律对其调整,违法概率比地方法规、规则高得多。

因此,李洪雷建议尽快制定《规范性文件法》,规定这些 红头文件 的制定权限、制定程序和监督审查机制。

小孩口舌生疮
幽门螺旋杆菌感染用不用治
肠胃着凉吃什么药
风湿性关节炎会肌肉酸痛吗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