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香夜袭清水山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22:36:17 来源: 十堰信息港

1.   金柱等人走后,翟彪一直郁郁寡欢,一直都在思考问题,银柱知道翟彪担心什么,陈喜还是不了解翟彪此时此刻的心情,就开玩笑道:“想云娇了,早晨就和银凤她们一起回去得了。”   翟彪看了一眼陈喜,数落道:“瞧你那个没出息样,我二姐咋就相中你了,离开媳妇就不能活了?”   陈喜被无端抢白一句,不但没生气,反而笑了,说:“你这样扳个脸,好像谁欠你钱一样,现在多好,有个笑模样。”   翟彪被陈喜逗得“扑哧”一声笑了,翟彪用手指着陈喜,说道:“你呀!”   “现在好了吧,这才像小屁孩嘛!”   站在一旁听这两个人逗闷子的李秀姑突然问道:“翟彪,为什么都叫你小屁孩?”   翟彪的脸微微红了起来,看了一眼陈喜,陈喜赶紧捂住嘴,躲到一旁笑起来,当然也是尽量忍住不出声。要知道,这是他们姐弟之间的昵称,多张云娇也会叫几声,多了也是不敢,陈喜今天之所以这么叫,为的就是调节空气,不然的话,他不知道该怎么做。银凤在临走的时候特意交代,翟彪年轻,许多事情想得不是很周全,银柱是一个听话的小跟班,对翟彪忠心耿耿,只要是翟彪说的,就是上天入地,银柱都会想办法做到。本来陈喜也被安排回三姓庄,那是银凤非要陈喜留下来不可,为的就是帮衬翟彪。翟彪毕竟年纪小,恐怕难以服众。   面对李秀姑的问话,翟彪一时语塞,半天才说:“这几个丫头片子,我回去非收拾她们不可。”   李秀姑“咯咯”笑起来,刚要说什么,李俊进屋了,说道:“做饭去,我和三公子商量点事。   翟彪谁都没有看,自言自语说道:“要是二哥在就好了。”   “谁在背后说我坏话了?”   话音刚落,孙富贵就一脚门里一脚门外进来了,脸上都是真诚的笑。   “二哥不是和大队人马回侯家寨了吗?”   “我不放心,就和大哥说一声,转身就回来了。”孙富贵一屁股坐在炕沿上,然后脱掉鞋,也坐在炕桌边,李秀姑赶紧给孙富贵倒上一碗白开水。李秀姑不太了解孙富贵这个人,这几天在一起,翟彪经常向孙富贵讨教问题,知道孙富贵在翟彪心里的位置,或许是爱屋及乌的原因吧,李秀姑对孙富贵也有好感,至于为什么,李秀姑还是说不上来。   “我知道三弟心里一定很焦急。”   “何以见得?”   “十二窝棚一马平川,虽然有李大叔家这样的地窖可以退守,也只是一家一户,不但没有形成规模,我们现在这么多人,万一被堵在地窖里,那就是全军覆没。侯家寨无险可守,就是撤退也无路可退,万一被鬼子盯上,也只有死路一条,侥幸能逃得性命,也就是几个人而已,对不对呢?”   “二哥真的是我肚子里的蛔虫。”   “那玩意不是啥好东西,还是不当吧,我倒是可以做你的智囊。”说吧,孙富贵“哈哈”大笑起来。   “我想的也是这个问题,不知道二哥有什么好的建议。”   “我和你一样,也是外来户,只是多来几年而已,只是有一个建议,真的没有好去处。”   “朱大哥临走的时候我问过了,他们的山寨虽然还存在,小鬼子毕竟知道,也不能去,我们这百十来号人,真的应该找一个更好的去处。”翟彪担心地说道。   “三公子,我倒是有一个去处。”   李俊刚要说什么,翟彪的一个手下骑马跑回来,进屋说道:“三公子,鬼子快过来了。”   “你去侯家寨,告诉大当家的,队伍出寨子躲避,一个人都不留,晚上消停再回去,我们也走。”   七匹战马九个人,陈喜孙富贵共一骑,翟彪李秀姑共一骑,向村北方向出村。    2.   十二窝棚本来就是一个小村,距离双龙集也不是很近,侯家寨咋西南方向几十里地之外,双龙集在十二窝棚东南,翟彪他们选择的是向北,这是三个不同的方向。如果翟彪选择西南,几个小时之后就会和侯麻子他们会合,翟彪没这样做,他要在附近看看,这些鬼子伪军到底咋折腾,是不是十二窝棚这个小村子在鬼子的怀疑之列,那样的话,十二窝棚就没有利用价值了。   在村子后面不远的小山包上翟彪等人下马,翟彪让两个手下将马匹牵到一边隐蔽,其余的七个人就隐蔽在小山包上,注意观察十二窝棚的动向。在王家大院缴获一架望远镜,十二窝棚的一切都在翟彪的视野之内。就是不借助望远镜,鬼子和伪军的活动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翟彪把望远镜递给孙富贵,孙富贵看过之后,翟彪问道:“二哥,我感觉鬼子还没有注意这个地方。”   “大意不得,小心无大错。”   “嗯!”翟彪答应一声,又转过头,问道:“大叔,你说的地方距离这里远吗?”   “不近,翻山越岭也要走三四天的时间,走大路的话也差不多,要从双岔河旁边绕过去才行,现在这条道不好走,双岔河那里戒备很严,绕过去都很困难。”   “看看这伙敌人咋折腾,咱们再做决定。”   尽管鬼子伪军在村里瞎折腾,趴在翟彪身边的李秀姑大脑里想的却是另一番景象。张云娇的到来,这些人话里话外的意思,李秀姑早已经看出来,翟彪和张云娇的那层意思,尽管李秀姑心里醋意大发,那只是心里而已,李秀姑没有表现出来,也不想表现出来,她相信翟彪早已明白她的这份心意,这就够了。山妞的爱情自有她的表达方式。   趴在李秀姑另一侧的银柱,又是另一番心思。   来到十二窝棚之后,银柱的眼睛有一搭无一搭经常飘向李秀姑,银柱就在心里把李秀姑和金凤等三个女孩做了比较。李秀姑说不上美,她身上的那股野性是银柱说不出来的味道,也就是这种味道,悄悄拨动少年的心弦,让银柱在心底里产生小小的共鸣。银柱不是富家子弟,特殊的原因,银柱又与富家子弟一般无二,那就是有机会走进学堂。能走进学堂是许多孩子的梦想,而且是无法实现的梦想,因此,在银柱的心里,对翟彪很感激,这种感激,使银柱走向另一个极端,翟彪的话无论对错,银柱都会无条件地服从于支持,事无巨细,都会为翟彪考虑。   翟彪离家出走谁都知道为什么,因此,能帮助翟彪完成心愿就是银柱心里责无旁贷的事情。先不说两家的关系如何,就说翟彪待他们兄弟俩的这份情谊,银柱都会死命效力。来到十二窝棚,见到了李秀姑,当银柱看到李秀姑看翟彪的眼神,银柱心里就明白了一切,银柱的心一下子就凉了。不管翟彪对李秀姑是个什么态度,银柱在自己的心里都划定一条界线,李秀姑的事情他不染指。甚至银柱还在心里想着李秀姑和妹妹张云娇谁为正室,谁是偏房。这只是银柱心里的一厢情愿,他甚至都不清楚翟彪心里的想法。   十二窝棚现在就是一座死村,所有的人都躲了出去,鬼子和伪军只是抓走了一些散落在村子里的家禽就滚蛋了。   见鬼子和伪军走远了,翟彪说道:“走,咱们回村子。”   李秀姑在一旁说道:“爹,你们先回去吧,我去看看套子和夹子。”   李俊从自己身上摘下弓箭,递给女儿,说道:“顺便看看那几个陷阱。”   李秀姑接过弓箭,挎在身上,手里拎一支三把枪转身而去。   翟彪向银柱递个眼色,说:“你和秀姑一起去,山上注意安全,尽量避免开枪。”   银柱答应一声,要过一支长枪,十几发子弹,就在后面追赶李秀姑。    3   不愧是山里妹子,走山道如履平地,银柱跟在李秀姑的身后也感到很吃力。又走了一会,李秀姑把手指放在嘴边,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就把长枪递给银柱,从身上取下弓箭,猫腰向前,银柱也蹑手蹑脚跟在后面。李秀姑在前面弯弓射箭,弓弦响过,一只漂亮的山鸡从树上跌落下来。李秀姑喜滋滋上前,将雕翎箭拔下来,放进身后的箭壶里,拎起野鸡端详一下,就放进斜挎在身上行囊里。   “你眼睛真尖,我咋没看见?”   李秀姑笑笑说:“这叫隔行如隔山,我听见山鸡在叫唤。”   “山鸡叫你都能听见,还知道在哪个方位,真的神了。”   “这有什么,猎人都有这个本事,不然的话还怎么打猎?”   银柱没有吱声,心里却是百感交集,在银柱的心里,李秀姑越是,银柱的心里越是会滋生出叫酸楚的东西。银柱不能说,更不能横刀夺爱,不管翟彪心里有没有想法,只要李秀姑对翟彪有想法,银柱就不会违背自己给自己定下的初衷,甚至对李秀姑有一丁点的想法,银柱都觉得这是对他们兄弟之情的亵渎。   李秀姑对身边的这位翟彪的跟班没有一丝一毫的想法。在李秀姑的印象里,跟班和跟屁虫可以画等号。   其实真的不一样。后者就是一个拖累,当真遇到啥危险还要人保护;前者就不一样了,那是主人的随从,走到哪里就带到哪里,有危险可以挺身而出,就是牺牲自己的性命也在所不惜。   李秀姑的头脑里只是一闪念,人就像脱兔般向山下窜去,速度之快,银柱也是望尘莫及。银柱是少爷身子随从命,这些年一直跟在翟彪的身边,在学校里有什么粗活?根本就没有,犹如公子哥一般,遇到李秀姑这样经常跑山的山姑,微微气喘也是正常的。银柱还是不服气,努力跟在李秀姑的身后,李秀姑好像是有意在考究银柱的耐力,银柱快她更快,银柱还是追不上李秀姑。   李秀姑刚刚窜到山下,就蹲在草丛里,向银柱摆手,意思是让银柱也蹲下。银柱弯下腰,蹑手蹑脚向李秀姑靠近,来到李秀姑近前,李秀姑趴在银柱的耳朵边,悄声说:“附近有狼。”银柱抄起枪,李秀姑向他腰间一努嘴,银柱这才放下枪,掏出腰间的两支快慢机,拇指一动,快慢机就张开了机头,随时都可以喷出怒火。   李秀姑看了一眼身边的银柱,就壮起了胆子,她把步枪顺过来,慢慢顶上子弹,只见她猛然站起身,抬手就是一枪,只听一声惨叫,显然是一只野狼中弹。就在李秀姑第二颗子弹上堂的一瞬间,银柱手里的枪向前面喷出两溜火线,只见十几条身影向远方遁去,李秀姑随手又是一枪,又是一声狼嚎。   知道现在已经解除了危险,银柱将双枪斜插在腰间,弯腰捡起地上的步枪,就随在李秀姑身后向前跑去。说实话,银柱什么都没有看见,他打那一梭子,一来是为自己壮胆,二来也是为了给李秀姑争取时间。银柱没有见过野狼,关于狼的传说,还是小时候听过的狼外婆的故事。当银柱听到有狼就感到头皮发麻,好在手里有枪他还不怕。   银柱跟在李秀姑的身后,向沟底跑去,跑了大约五六十米,就看见一只大灰狼倒在荒草丛中,眼睛像死灰一样,无力地睁着,看见这两个人到来,还想做垂死挣扎,银柱掏出枪,一枪击中脑袋,大灰狼的狼头向旁边一歪,就断了气。   李秀姑没有看银柱,低声说道:“可惜了一发子弹。”   李秀姑不会这样做,她不会用一颗子弹来结束它的生命,她会用手里的短刀一下子插进野狼的心脏。李秀姑今天用枪打野狼,也是她狩猎以来的次。她手里的不是快抢,不敢造次,她害怕在第二颗子弹还没有装进枪膛,其它的野狼就会把她撕碎。李秀姑很少自己单独狩猎,都是和弟弟在一起,李家就这么一个儿子,李秀姑不敢拿两个人的性命做赌注。今天李秀姑之所以有胆量,一来是手里有钢枪,枪膛里满满的子弹给她壮胆,二来是这次真的躲不过去了,就是想跑都来不及了。   银柱提议要去前面看看,李秀姑说道:“带上这只狼,我们赶紧走,说不定这群狼还会回来,那个时候我们就只有死战到底了。”   李秀姑说的死战到底银柱心里明白是什么意思,就不再坚持什么,将长枪斜挎在肩上,抄起野狼的两条腿,一下子放到自己的肩膀上,于是,两个人原路返回。    4.   翟彪等人回到十二窝棚的时候,鬼子和伪军早已经走很久了,为了安全起见,几个人又在村里转了一圈,这才安心地回到李家,就在灶坑里添了一把毛柴,给山里的兄弟发了安全的信号。两个手下回来,翟彪放了监视哨,一个人在院子里喂马,马鞍都没有卸,为的就是随时准备撤走。翟彪、孙富贵、陈喜和李俊四个人围坐在炕桌旁,听李俊讲述清水山的故事。   清水山之所以叫这个名字,完全是因为山脚下的小村和一条小溪。   清水村有三十几户人家,住户像羊粑粑蛋子一样散落在青山脚下,根本就没有一条完整的村街能将小村串连在一起,住户与住户之间都是羊肠小道相连,村西到村东有两里多地。村子的西头有一条弯弯曲曲的小溪,本地人都叫清水泉。清水泉并非是泉水,而是山那面的汤旺河水,通过岩石的缝隙,穿过大山底部,在山的这面冒出地平线,就像是泉水一般。清水泉很旺盛,就是冬天也不能封冻,整个清水沟就是一片洁白的冰川,水汽的原因,清水沟两侧的树木都是雾凇景观,就像是白花花的雪挂在树枝上。   西坡的中段有一条相当隐蔽的雨裂沟,下面就是清澈的清水泉,这条雨裂沟的不是很长,大约有四十多米,这四十多米都是光秃秃的岩石,沟底就是一个很大很深的水潭,山上的土匪在这里安了一个辘辘就从这里取水维持生活。从这里到聚义厅都是缓坡,来回行走都很方便。 共 15492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阴茎时常勃起是怎么回事
昆明治癫痫病的医院
云南专治癫痫病好的医院
本文标签: